资讯详细

中山司法行政的创新实验
来源:本站 作者:l64767532 更新时间:2017-12-12 17:38:17 字体大小:

  司法行政工作,是禁毒中的重要防线,也是新时期司法行政的重点工作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不断提高教育戒治工作水平,大力推进教育戒治工作科学化、专业化、社会化,是当今司法行政工作探索的重要方向。

  近年来,中山市强制隔离所在市的指导下,积极创新场所管理工作方法,大胆转变工作思,引进社会专业资源补充自身资源“短板”,参与矫治工作,同时拓展场所工作的触角,探索形成了一系列成功的工作经验。一次次创新实验,正在推动中山司法行政工作的转型升级。

  在强戒所生活,意味着隔离于社会和家庭,每名人员的心情在此刻都是复杂的。而入所“第一课”上,一名老师傅的谈话,往往可以让者们放下心理负担,迈出专心戒治的第一步。

  郑朝音是中山市强制隔离所入所中队的一名,他的工作就是,对从场所调入所的人员开展入所教育工作,为他们开展身体康复、懂规、行为、心理测评等一系列工作。这是人员入所戒治的适应期,也是开展司法强戒工作的第一步,在此时让人员敞开、放下包袱面对,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戒治效果。因此,入所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谈话是了解人员思想动态的重要方式,每位都有一本谈话记录本,以记录了解到的人员的各方面情况。强戒所使用的谈话记录本,已经沿用统一样本多年,郑朝音去年以来却一直在琢磨,怎样改进这个小本子。

  经过近一年的思考,在原有记录本范式的基础上,他重新设计了人员个别谈话记录本。他的设计获得了强戒所领导的肯定,并被推广应用,近日,印刷成册的新版记录本已经开始陆续向全所派发使用。

  “新版的记录本,不仅增加了人员的吸毒史、次数、职业经历等常规登记,还增加了人员爱好特长、心理健康测试结果等更为精细的个性化信息栏。”中山市强制隔离所教育矫治科科长陈康纯介绍,过去的谈话记录本,谈话内容被设计成一个通栏,杂糅了人员的所有谈话信息。这样的“粗线条”设计,让人员的很多个性化的问题被“淹没”了,甚至,让自己翻阅记录,找出每个人员各不相同的具体问题也很困难。

  郑朝音不仅发现了这个“痛点”,也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他重新对谈话记录本进行了表格化设计,表格中详细分类,除了记录人员的基本个人信息,还分类记录家庭情况、吸毒史及其他个性化情况。

  “例如记录他的爱好特长、心理健康测试结果等,这些信息很可能帮助找到更为个性化、针对性的方法,来帮助人员高效地开展戒治康复。”郑潮音介绍,新设计的表格还可以记录各阶段对人员的评定内容和工作,不仅让组织谈话的本人更全面了解人员的各方面动态,同时也让这些动态信息可以随着人员的流动,进入下一阶段,帮助接手快速全面了解人员的各方面情况。

  记录本上一点点的改变,却打通了人员戒治各阶段个别谈话信息的流通隔阂,从而提升工作效率。对于沿用多年的谈话记录本范式来说,郑朝音的思考和设计,不得不说是一个创新。

  发挥“知行矫”的作用,创新开展个别谈话教育,把员入所摸查、排忧解难和后续等关口,有力提升了戒治质量。其实郑朝音的尝试,只是中山市强制隔离所以创新促进矫治工作的一个缩影。

  完成为期两年的康复治疗后,已经完成生理脱毒和身体康复的人员即将面临的是如何回归社会的问题。如何让康复人员更顺利地找到重回社会之,也一直是中山市强制隔离所思考的问题。

  转变场所的单一模式,以购买服务等方式广泛引入社会资源开展合作,借力补足资源短板,成为中山市解决场所专业人才和警力不足的思,也为康复人员心理矫治和后续等难题,找到了有效解决途径。

  每到节假日,所内总有各式各样的文娱活动,既丰富人员在所内的日常生活,同时也很好地宣传了矫治工作。在诸多文娱活动中,一场“朋辈辅导员的分享活动”最受人员欢迎。所谓“朋辈辅导员”是指,同样有吸毒经历并已经成功完成矫治的康复人员受社工机构聘用担任的专职辅导员,他们与在所戒治的人员往往是同龄人,有着相似的职业身份、吸毒经历、历程。对于在所人员,朋辈辅导员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他们以“过来人”的身份,向在戒人员分享成功的经历、经验,形成了一种积极的示范效应。

  中山市臻善社会工作服务社(以下简称“臻善”),就是所里这类活动的组织方之一。这家社会组织登记注册于2015年9月,是经中山市民政局批准成立的本土化社工服务机构,由热心企业家联合社工专业人士共同发起,致力于为及社会提供专业社会工作服务。

  臻善总干事霞介绍,所的优势在于场所内的康复治疗,但传统的场所工作模式同时也存在“痛点”。在以往的场所工作模式下,人员在回归社会阶段往往遇到“融入难、回归难”的问题,而社工机构长期扎根于社区工作,在帮助康复人员回归社区、融入社会方面,则有着固有的优势。

  在所人员进入回归社会阶段后,社工机构通常就会提前对接相应的对象。霞介绍,在人员离所前的3个月到半年,社工就会有针对性地向他们开展入所,提前介入开展防复吸教育。以往,人员完成矫治离所后,受到其自身心理恐惧、社区接纳度不高等因素影响,往往存在社区监管甚至失联失控的风险。而社工的提前对接,与人员之间建立了信任感,减弱了他们回归社会和家庭的陌生感和恐惧感,为他们提前搭建起了回归社区的桥梁。

  “离所的时候,社工会陪同社区一同去接康复人员回家,并持续协助门对康复人员开展监管。”在霞看来,专业社会组织的专业服务正在将场所与社区有机地起来,成为传统司法行政工作各关节缝隙处的“润滑剂”。

  在司法行政工作中引入社工机构等社会资源,正在逐渐形成优化配置的资源调度系统,引入专业的社会服务并使其融入传统的司法行政工作中,正在推动教育矫治工作的创新发展。

  今年3月,36名板芙籍去年完成矫治的康复人员,与中山市强制隔离所、板芙镇司法所以及镇区禁毒社工服务中心签订了一份延伸协议书,这标志着中山市强制隔离所开展解戒人员延伸工作的首个试点在板芙镇成立。

  今年2月底,中山市强戒所根据《禁毒法》等相关法律制定出台了人员延伸试点工作方案,并以三大队为试点,组织教育矫治科、所政管理科及三大队全体职工,开展解戒人员延伸试点工作。通过组织开展社会帮扶、帮戒、质量调查、社区与社区康复指导工作,进一步提高人员教育矫治质量,促进强制隔离场所与社会的无缝对接,加强对人员回归社会的后续管照,提高人员的操守率,降低复吸率,减少重新违法犯罪。

  为加强延伸试点工作的组织领导,确保试点工作有序开展,中山市强戒所还专门成立了延伸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由所长担任组长,小组下设办公室,负责具体组织实施试点工作。

  板芙镇金钟村的阿洛(化名),去年6月从中山市强戒所解戒离所,他就是此次签订延伸协议书的社区康复人员之一。延伸试点工作开展不过3个多月,这种工作模式对工作带来的改变,臻善社工阿杰的体会最深刻。

  “所和基层司法部门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远远超过社工机构,这可以有效地帮助康复人员解决更多实际问题,与形成了积极的良性循环。”阿杰表示,在社区工作中,社工人员依托渠道优势帮助康复人员找到就业岗位,协助社区开展日常监督管理工作,但是对于很多人员面临的实际困难,囿于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不足而难以解决。而所的工作延伸到社区后,联动了基层司法所,多部门联动的工作模式极大地提升了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和效率。阿杰表示,延伸工作开展以来,所介入社区,阿洛在社区监管工作中的表现明显提升,他还积极配合社工联系辖区内其他康复人员配合监管。

  以往,司法行政工作以人员完成矫治离所为结束节点,康复人员离开所后即移交社区负责后续监管。而延伸这一新的试点工作模式的推行,则打破了过去强制与社区康复的割裂关系,打通了场所强戒工作与社会的沟通联系,推进了强制隔离工作与社区、社区康复的无缝对接。

  一年多来,开展新入所人员个别谈线多人次,整理谈话记录十余万字,化解矛盾100余起,心理危机干预80余人,成功危重人员21人……如果说,这是中山市强戒所郑朝音为近一年多工作交出的一张“答卷”,那么,人员口中的感激之辞,就是最好的“成绩单”。

  “十分感谢郑的帮助”,“郑的关怀,让我感到很贴心”……中山市强戒所三大队常常能从人员口中听到这样情真意切的谢意,他们口中的郑,正是入所中队郑朝音。

  “你们说我是老同志可以,但我更希望大家能以新同志的标准来要求我。”2015年5月,郑朝音从系统转任到司法系统工作,上岗伊始,他向新同事这样介绍自己。那时,所的们并不知道,这位新同事是位1995年已经入警的老,曾荣立嘉三次,先后获得优秀侦查员、破案能手、优秀基层等荣誉称号,是西区系统的一位“明星”。

  皮肤黝黑,讲话和声细语,郑朝音给人一种“老实人”的第一印象。他一张嘴就拉近了与交谈对象的距离,因此很多刚刚入所的人员,也很快就能向他“掏心窝”。郑朝音工作中有股不放弃的劲头,他也因此得了个“愚公”的绰号。

  2015年9月,郑朝音被分配到入所中队开展入所教育工作,成为人员走进所大门接触的第一位。所不比办案一线,但人员抵触情绪严重、身体状况不一等情况往往“混搭”出现,入所教育工作的复杂性可想而知。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人的性格形成也是同样道理。要了解一个,改变一个,沟通、沟通、再沟通,也许是唯一的捷径。”郑朝音说,一次偶然的教育工作,让他深刻意识到,做好个别谈话教育工作可以让矫治工作事半功倍。

  2015年4月,谢某,在所存在不服从管理,转到市强制隔离所后也经常脸无表情,与人为恶,状况一直不好。郑朝音灵敏地觉察到了这一异常情况,认为谢某存在安全隐患,必须马上开展工作。但在综合运用多种方法后,仍难以获取谢某的信任,入所不久后,谢某甚至出现了自伤倾向。

  正当工作陷入困境时,人员袁某、韦某主动“上门”汇报谢某的情况,暗地里帮助郑朝音开展工作,这帮助郑朝音对谢某开展工作找到了突破口。这突如其来的帮助并非偶然。原来,在郑朝音刚接手入所教育工作时,就经常会找谈话。在过往的谈话中,袁某、韦某慢慢感觉到,郑朝音很亲切,从来没有“架子”,忧之所忧,这让他们很。正是良好的沟通让互信关系在和人员之间建立起来,像袁某、韦某一样,很多人员都和这位“新”建立了朋友般的关系。

  有了袁某的密切“关注”,以及韦某的言传身教,谢某的情况也逐渐稳定了下来。郑朝音则与谢某积极沟通,见面必谈的方案。半个月后,谢某终于敞开,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与困难苦处向郑朝音一一说明,并作出了好好的,工作顺利完成。

  为了更进一步完善个别谈话方式,把准入所教育方向,去年以来,郑朝音开始着手个别谈话教育本的规范化工作,通过重新精细化地设计个别谈话教育本的内容和形式,提高个别谈话教育的质量。目前,郑朝音设计的新版个别谈话教育本,已经印刷成册在全所推广。

  工作之漫长而艰辛,这位新“愚公”却依然用不懈的工作态度移山开,感人化人,成为高墙内人员重新回归人生正途的引人。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